货运知识
主页 > 货运知识 > 空运知识

机场三字代码是怎么来的?

发布日期2017-09-05

        机场三字代码是怎么来的?

 

    有人可能注意过机票上由三个字母组成的三字代码缩略词,有人甚至会用三字代码来指代某些机场,比如纽约的JFK,洛杉矶的LAX。毕竟,全球每个正式机场,无论是最大的亚特兰大哈茨菲尔德-杰克逊国际机场,还是最小的加勒比海萨巴岛上的Juancho E. Yrausquin 机场,都被分配了一个三字代码。但是,这些三字代码代表什么意思,它们是如何分配的?

  两个正式机构负责向每个机场分配独特代码。联合国下面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分配的代码,一般被空管使用,并被航空公司用于制定它们的飞行计划。这些代码实际上有四个字母:第一个字母代表国家,另外三个字母代表具体机场。例如,佛罗里达的劳德代尔堡-好莱坞国际机场的四字码为KFLL;K代表美国,FLL代表具体机场代码。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分配的是我们最为熟悉的机场代码,也就是我们预订航班时看到的或在机票上看到的三字代码。以劳德代尔堡-好莱坞国际机场为例,它的三字代码是FLL,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的三字代码是AMS。IATA的三字代码有时与ICAO分配的机场代码最后三位是一样的,但并非总是如此。

  给机场编码始于20世纪30年代,航空公司通常会选择它们自己的两字代码。到20世纪40年代,机场数量太多了,系统开始转向我们如今熟悉的三字代码。以洛杉矶国际机场为例,它原来的代码是LA,但在1947年变成了LAX。等到航空公司决定它们需要一个标准化流程以避免混乱时,IATA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介入机场代码命名。

  IATA美洲地区企业传播事务负责人Perry Flint称:“IATA代码是旅行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对于确定航空公司身份、其目的地以及交通文件的识别不可或缺。它们对于为客货交通目的,围绕这些代码编制系统而打造的几百个电子化应用的平稳运行也至关重要。”

  在确定三字代码时,首先要确保它是独一无二的,尚未被任何其它实体使用。代码的分配依据可以是机场名称、城市名称,如果这些字母已经有实体用了,也可以依据一些其它有意义并且相关的识别符。任何两个机场的IATA代码都是不一样的,不过官员称如果未来机场数量超过可以分配的三字代码组合数量,我们到时可能需要重新思考一下机场代码命名流程(这种情况短期不会出现)。

  有些机场代码容易分解,比如迈阿密国际机场(MIA)、雅典国际机场(ATH)。有些机场代码则难以分解,比如新奥尔良阿姆斯特朗国际机场的代码MSY,是根据首位携带乘客驾驶飞机穿越英吉利海峡的美国飞行员John Moisant命名的。芝加哥奥黑尔机场的代码是ORD,是根据机场前身Orchard Field而命名的。

  还有些机场三字代码很有意思。圣彼得-克利尔沃特国际机场的代码是PIE(意为馅饼,机场营销团队还利用这个好玩的代码创建了一个名为fly2pie.com的网站以吸引游客。),还有LOL(内华达德比·菲尔德机场,还有大声笑的含义);OMG(纳米比亚欧米茄机场);EEK(阿拉斯加一个小城镇)。俄罗斯彼尔姆机场的代码是PEE(有小便的含义),巴西Poco De Caldas 机场的代码是POO(有大便的含义)。路易斯安娜州巴克斯达尔空军基地的代码是BAD(意为差、糟糕)。爱荷华州苏城门户机场的代码是SUX(意为差劲、糟透了)。